乐宝彩票

                                                      来源:乐宝彩票
                                                      发稿时间:2020-09-19 04:41:57

                                                      而这次,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依葫芦画瓢”,表示在“我们有一位新总统”之前,金斯伯格的空缺不应填补。总统候选人拜登也表示,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

                                                      有人说,一旦特朗普的新大法官提名通过参院批准,保守派大法官将变成6人,自由派仅剩3人。“这对美国司法、社会制度的影响,甚至要超过美国总统大选。”

                                                      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存在“鱼缸效应”,即由于环境狭窄、成员相对固定、总在别人的瞩目之下,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变性”的现象,在最高院也时有发生。

                                                      鉴于金斯伯格在奥巴马任内撑着不退(她是克林顿总统提名的,想在希拉里当总统时退休,好“让女总统任命女法官”,结果让特朗普捡了便宜)的教训,同样年过八旬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在拜登任内主动隐退,是值得期待的。

                                                      除了金斯伯格,最高法院超过70岁的另3位大法官中,两位是保守派(72岁的克拉伦斯·托马斯和70岁的塞缪尔·阿里托),1位是自由派(82岁的斯蒂芬·布雷耶),如果他们都在拜登任内退休,再假设拜登提名的3名自由派人选都过关,那么自由派将增加到5人,保守派又将缩减到4人。

                                                      1993年,金斯伯格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旁边是时任总统克林顿

                                                      虽然他可以借此向选民证明自己“把3名保守派大法官送进最高院”的功劳,但这有可能触发中间选民的不满,而且留着一个悬念给共和党选民,不是更好的动员手法?

                                                      纪录片《女大法官金斯伯格》剧照

                                                      玩笑归玩笑,特朗普任期还剩120多天,而本届国会的任期将在明年初更早结束,他还能顺利推动提名通过吗?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已宣布,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将获得表决。就在本周短短两天内,参议院确认了特朗普任命的6名联邦法官进入加州和伊利诺伊州的法院,证明可以在必要时加快确认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