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体彩网

                                                            来源:浙江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9-19 02:46:41

                                                            十多天前,9月5日,已锁定相位的菅义伟接受日经新闻专访,期间谈及供应链安全时,说他认为必须进一步实施经济安全保障机制,“这是我一直在努力推进的事情”。

                                                            JETRO是日本政府出资设立,被认为是有关日本经贸状况的权威机构之一。

                                                            首先,它提供的那点搬迁补贴,杯水车薪。

                                                            与之前相比,修改后的新安保条约具有更大的灵活性,使日本能够灵活应对各种突发事件,并加强了日本为美军提供各种服务和后勤支持的职能,因此被认为是日本根据自身战略目标变化和美国多样化需求而采取的一项积极举措。而正是在基于新安保条约的日美同盟“保护”下,日本彻底走上了“轻军备,重经济”的发展道路。纵观与美国同盟的60年,日本一直都是在“借船出海”,通过强化日美同盟关系和军事合作,减少对军事防卫的支出,专心发展经济,同时加强日本的军事能力、实力与地区与国际活动空间,从而迅速成为具有较强影响力的世界经济大国。

                                                            为了扭转旧安保条约中的“不平等”规定,1960年时任日本首相岸信介与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签署了新的《日美安全保障条约》,一般称为新安保条约。这份由10项条款构成的安保条约,明确规定了驻日美军的权利与义务,使得日美关系相对“平等”。 此后,新安保条约又历经了几次修改,特别是2015年日本通过的“安保系列法案”,规定日本在“特定紧急状态下”可以有条件地行使集体自卫权,将日美同盟关系扩展到双方“无缝合作,并扩大了联盟的范围,包括对区域和全球安全的保护”,同时将合作进一步扩大到网络和太空领域,使得日美同盟关系更加紧密。

                                                            实际上,日美同盟自成立以来就一直面临信任考验。虽然从国际安全理论来说,同盟关系应该是一种地位平等的关系。然而,由于悬殊的综合国力、战胜国与战败国之间的关系,日本和美国始终没有实现真正的同盟地位平等,日本始终处于从属地位。而且,由于美国的蛮横霸道,导致日美同盟几度出现危机。特别是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多次对日美同盟的“平等”问题表达不满。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就主张缩减、撤回驻日美军,就任总统后也持续表达对同日本的不满,要求日本也需要肩负起“保护”美国的义务,使得日美同盟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特朗普冲击”。

                                                            就在昨天,中国日本商会在京发布《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2020白皮书》,其中援引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的问卷调查,显示超过九成在华日企计划维持现状或扩大业务。

                                                            但是,日美同盟对于日本的国家发展进程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这种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显现。例如,日本在日美同盟中的从属地位,限制了日本外交的正常发展。正是由于日美同盟的存在,使得战后至今的日俄关系、日朝关系始终难以真正发展,此外,日美同盟也在一定程度上将日本绑在在美国的“战车”上,从而制约了日本的国际发展空间。

                                                            一是菅义伟,在还没走完自民党内选举程序时,就以准首相身份发表了一番涉华政策意见。其中一段涉及日本经济安全的谈话,被解读为他“将继续推动日企撤离中国”。

                                                            但有能力的日企,尤其汽车类、科创类或健康卫生领域的一些企业,不仅拼命想挤进中国市场,还在努力扩大在华经营。